产业互联网“掐架”像不像当年的京东苏宁?

2020-07-10 20:57:39 来源:互联网运营圈

曾经,有场著名的“苏京815大战”。

2012年8月14日晚,京东连夜成立“打苏宁指挥部”,12名成员包括市场、公关、销售、大家电部门人手,直接向刘强东汇报,针对苏宁发动价格大战。

苏宁旋即应战,一个是电商新秀,一个是线下大佬。这场颇具看点的竞争,成为中国零售变革的重要节点。8年之后,不仅京东成长迅猛,苏宁的全场景零售规模也甩了其他竞争对手好几条街。

白刀红刃的竞争,不是电商圈才有。

2020年的产业互联网正热,竞争炮火落在了印刷电路板(简称PCB)生产行业。14岁的深圳嘉立创和5岁的杭州捷配,一个是行业大哥,一个是创业猛人,神似当年。

01

微信公号上的暗怼明掐

“深圳嘉立创”公众号在7月3日和7月6日先后发布了两篇言辞激烈的文章,指出嘉立创的工厂直播遭遇了大量不明的CC流量攻击,由此牵扯出几年前有人冒充深圳嘉立创成立了“杭州嘉立创”,还派卧底至深圳嘉立创上班窃取商业机密,而嘉立创相关的域名szjlc.com被同行抢注,今年才被嘉立创买回来。

文章还认为,同行对投资人讲的的“协同工厂”概念实际是“套路客户”,因为外发工厂没有质量保证。

尽管没有指名道姓,但嘉立创的两篇文章非常明显地暗示这位“同行”就是捷配。

捷配公众号“捷配极速PCB协同智造平台”在7月6日也毫不客气地回应:“对于友商‘直播服务器被攻击’一事,捷配对这一攻击行为表示蔑视。在此捷配建议:请友商采取报警措施,通过正当途径去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不要胡乱猜测,因为主观臆想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关于域名注册一事,捷配解释称,该域名早期被公司员工注册,前段时间CEO得知此事后,已安排将此域名原价转让给友商,“这一友好行为刚过去不久,现在却被此友商无端攻击。”

随后,嘉立创CEO袁江涛跟亿邦动力连线时称,直播服务器被攻击,尚没有直接证据指向特定攻击者,“但是我们也知道是谁,因为有些人是不愿意看到我们直播的。”

捷配市场部负责人张海华跟亿邦动力连线时称,不愿意陷入口水战,不对具体指控做出回应,“与其在这个事情上花费精力不如把自己的业务做好。”

7月8日,双方争端更进一步,嘉立创股东持股的电子元器件电商公司立创商城,关闭了捷配的采购账户。

捷配CEO周邦兵在朋友圈称:“友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们有不错的供应链体系,在你网站的采购占比7%而已,而且是常规的阻容器件(很容易替换)”。

02

自营工厂和协同制造的模式之争

电子产品离不开电路板设计,电路板设计又离不开电路板打样,打样之后必然要批量生产。

PCB生产可以分为样板和批量板,按照单个订单面积的大小,批量板又可细分为小批量板和大批量板。小批量PCB订单分散,定制化程度更高,毛利率更高,同时对订单响应速度、产品质量要求也更为严格。

在PCB打样厂商及中小批量生产领域,嘉立创是进入最早、规模最大的企业。

嘉立创2006年成立于深圳,目前拥有一个样板工厂和三个小批量生产基地,每天处理约2万订单,月生产电路板20万平方米,客户量几十万家。

“PCB行业利润是非常透明的,价格低、质量好、速度快,本质是矛盾的。”嘉立创CEO袁江涛说,“解决这个矛盾只有一个办法:大额投资建自动化工厂。”

自营方式投资建厂,对资金量和投资周期都有很高的要求。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圳嘉立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属七家公司,包括100%控股的4家电路板生产公司,这些公司的注册资本少则3000万,多则上亿。

捷配2015年在杭州成立,基于PCB打样订单分散、交货时间短的特点,捷配找到了更轻量化、更敏捷的运营的方式:协同外部工厂,建立电子协同制造体系。

周邦兵认为,“规模化是生产制造端的核心根本,只有规模化生产才能谈得上自动化,捷配对传统制造业整个链条进行了解构、重构、再分工、共享,最后实现整体再规模化。”

捷配的电子协同制造体系囊括了一家自营样板工厂以及十几家协同工厂,捷配为协同工厂分配订单并负责原材料集采,各协同工厂按照订单需求生产、交付。目前,捷配客户量15万,每日订单量约3000。

天眼查数据显示,杭州捷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拥有6家全资子公司,其中电路板制造相关公司3家。2019年9月,捷配获得银河系创投的3000万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半年后,又获得了近亿元A轮融资,元璟资本领投,老股东银河系创投跟投。

一个是自营工厂集中生产,一个是产业互联网协同,孰优孰劣?

袁江涛不看好协同工厂模式,他说:“大厂是不愿意做代工的,只有接不到订单的小厂才愿意接别人给的订单,这些厂规模小、自动化程度低,要压低价格,那利润来自哪里?只能在质量上做文章。”

周邦兵则认为,协同制造是助力制造业的先进生产力。据张海华介绍,在质量控制方面,捷配供应链团队会对工厂能力进行筛选检验,生产过程中最容易出错的审单环节、工程环节,捷配工程师团队会深度参与。“捷配平台上协同工厂的忠诚度非常高,业务增长非常快。”

03

价格战已经打响

好比当年的电商领域一样,如今PCB行业产品速度与价格的竞争已经白热化。

捷配以互联网方式运作的协同工厂制造体系,相较于嘉立创等老牌制造企业,进攻姿态更加激进。比如,捷配针对PCB打样时效性问题,提出24小时交货,免收加急费,其他PCB样板生产商不得不跟进。

嘉立创官网显示,长宽10CM以内双面板打样5片只需要5元,24小时出货,PCB小批量双面板280元/平方米;捷配官网显示,10CM以内单双面板打样5片30元,24小时出货,认证企业会有每月可以免费打样2次,PCB小批量双面板260/平方米。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亿邦动力:“目前PCB竞争日趋激烈,可以说已经陷入价格战,特别是通过互联网做快板的这部分,因为互联网的透明性更加明显。”

一个是积淀深厚的行业龙头企业,一个是锐意进取的行业创新企业,在竞争中呈现了不同的优势。上述人士认为,“嘉立创利用先发优势目前产量最高,只是在获客方面比较传统。”

实际上,对于任何PCB生产行业参与者来说,更低的价格、更快的速度、更好的质量,都是目标和挑战,这一目标又对行业的发展提出了数字化的变革要求。

袁江涛表示,对嘉立创来说,变革分为软件和硬件两个层面。

软件层面,嘉立创2009年开发了ERP客户自助投单平台,取代了原有的邮件接单,2011年推出了PCB下单助手,进一步提高了接单效率。

硬件层面,嘉立创不断投入自动化机器设备,减少人工成本。最近,嘉立创将流行的“直播”搬进了工厂,方便有验厂需求的客户随时随地了解工厂的生产状况。

周邦兵介绍,捷配超级工厂按照服务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集单前台,尽可能的汇聚足够量的客户和订单;中台提供统一的在线化的服务,包括统一制作工程文件;后端则是高度细分的数字化工厂。

“我们希望协助的工厂都是在每一个细分品类里和每一个规格里是隐形冠军,全部集合在一起可以形成高度柔性化、个性化、规模化,最后展现出来给用户端的就是交货速度快,品质好,性价比高。”他说。

04

产业互联网的枪声

“矛盾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动力,”这句话是马克思说的,但同样适用于亚当斯密的市场经济阵地。

2011年,苏宁电器营收938.9亿元,彼时的苏宁电器还是家电大卖场;2019年,苏宁易购集团营收达到2692亿元,形成了全品类、全客群覆盖,升级互联网门店,全场景融合运营。

毫无疑问,竞争促进了企业的革新和壮大,不管是零售还是PCB制造业。

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PCB产值达到613.11亿美元,预计到2024年增长到758.46亿美元,2019-2024年全球PCB产值复合增长率约为4.3%。5G、无线基础设施、服务器/数据存储等应用正在提升PCB需求。技术的进步和产业链的完善都在推动行业向前发展。

“消费领域从来不缺竞争矛盾,所以消费产业跑得飞快”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说,“B2B领域很少能矛盾到公开掐,B2B圈沉寂得连吵架声都听不到,市值最大的公司也就100多亿人民币,是to C企业带头大哥的好几百分之一。”

PCB阵地已经响起了枪声,产业互联网其他行业还会沉寂吗?还有多少行业大哥和创业猛人之间将有一战?无论输赢,此类“掐架”,也许就是整个行业有大出息的开始。

上一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头腾”大战:商路思维与土地思维的对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