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会是下一个瑞幸吗?

2020-05-24 10:51:38 来源:互联网运营圈

5月18日,浑水再次发布做空报告称,怀疑跟谁学至少有80%的收入造假,甚至可能是90%以上。在今年2月瑞幸被浑水做空后,跟谁学就遭遇了机构灰熊的做空,在做空报告中,跟谁学有着财务造假、刷单虚增学生人数、老股东抛售股票等多项宗罪。

此次浑水做空报告结论称跟谁学损失惨重,因为它实际收入只是所声称数字的一小部分,并且跟谁学欺瞒性地少报了费用。在报告发布后,跟谁学股价应声而跌。

就做空报告问题,跟谁学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及CFO沈楠

分别在朋友圈做出了回应。但这已是跟谁学四个月内第六次遭机构做空,此前已被多家不同机构做空,这到底是机构“空穴来风”,还是跟谁学要步瑞幸“后尘”呢?

做空机构:让造假子弹飞不停

针对跟谁学四家机构六次做空,指控多与造假有关。想必很多人不禁发问国外机构为何要接二连三的做空跟谁学?笔者认为这其中主要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定程度上与瑞幸有关。瑞幸造假撕开了机构做空中概股的口子。瑞幸咖啡在机构做空后自爆造假,其虚假交易行为引发了公众利益的担忧。同时,做空机构也盯上了和瑞幸一样增长迅速的企业,跟谁学就是其中一家。

从香橼在跟谁学的第二份做空报告中,指控跟谁学疯狂刷单、伪造40%注册用户到浑水机构再次发布做空机构,似乎这些做空机构都认准了跟谁学与瑞幸的收入造假存在一致性。

浑水第一次发布89页匿名做空报告时,瑞幸否认了所有指控,当浑水不到一个月内再次“做空”瑞幸时,瑞幸没有辟谣。随后便自爆财务造假。跟谁学一直连连否认,但能否抵得住“洪水猛兽”般的做空呢,也许时间会给出答案。

树大招风,人怕出名,猪怕肥。据天眼查显示,跟谁学只经历了天使轮和A轮便IPO上市。根据跟谁学招股书自述,跟谁学是目前中国第三大的K12课外在线教培机构。自2019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后,股价就屡创新高,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元。

据跟谁学披露的上市后首份年报,2019年净收入21.1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现金收入为33.5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12.6%;净利润为2.26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50.3%。

跟谁学“营收同比涨超过4倍、净利增长超10倍”,这两项指标均远超于领头羊好未来、新东方。所以做空机构认为跟谁学“一切显得不真实”。

目前就跟谁学到底有没有造假,管理层与做空机构僵持不下。跟谁学就5月18日浑水做空报告已经做出反击,但浑水依旧“不依不饶”,表示会披露更多证据,并喊话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陈董,我钦佩你敢于回应的勇气。继续烧光投资者的钱,南墙就在前方。建议你存好个人现金,因为下场就是瑞幸。”

浑水机构一副“志在必得”的姿态,无论跟谁学做出如何解释,但对于投资者来说,机构做空都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一般来说,做空机构发布研究报告,指控某公司造假,那该公司都是有很严重的问题,这样才能引起投资者恐慌抛售股票。

如果公司只有一些小的财务瑕疵,一般投资者不一定会认为有多严重,投资者就不会恐慌抛售股票,这样做空的风险也很大。

而目前跟谁学被不同机构做空,即使财务没有问题,投资者也会失去部分信心。跟谁学能否“自证清白”将决定跟谁学的未来。

K12教育竞争加剧,在线教育平台恐不惜铤而走险

在今年四月份,好未来自爆旗下学而思轻课业务有员工与供应商合谋造假,伪造销售数据。这一行为被很多内行人认为“刮骨疗伤”,但事实上,刷单、数据虚增不仅是教育领域甚至是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存在的一个现象。

互联网行业高速发展的路上,业务增长压力大,数据造假常见于电商、在线旅游、在线教育等多个领域。一些平台为追求业绩指标或者为了拉投资,会纵容商家刷单,对于教育行业来说,平台刷单无疑是为了润色财务数据,为了拉投资或者提振股市。而若是个别员工行为,可能是薪资或者KPI结构不合理,销售人员为了获取高提成,或者为了升职,不惜铤而走险。

跟谁学所在的K12在线教育行业竞争异常激烈,目前主要竞争者已明显分层,呈阶梯式品牌群。在第一梯队的主要是以新东方与好未来为代表,两家公司作为K12课外教育龙头,年营收高达百亿人民币级别,地域布局全国,主要集中于一二线城市。第二梯队的年营收额在人民币10亿-30亿元之间,以跟谁学、精锐教育等教学机构为代表。第三梯队则是由区域性优质教育企业组成,年营收集中在1亿元-10亿元之间。剩下的,大多K12课外培训市场机构营收规模远低于1亿元,导致行业集中度非常低。

对于头部K12教育企业来说,辐射的主要是一二线城市为主,要想拓展增量市场,只能寄希望于“下沉市场”的消费升级,所以现在的K12课外辅导培训市场的激烈竞争正蔓延到三、四线城市。相比好未来和新东方来说,跟谁学缺乏口碑,要想成长不仅要与巨头竞争,在营销、教育方面苦下功夫积累口碑,还要警惕区域性优质企业的蚕食。

教育行业最主要的战场就是教师资源和用户资源。教师资源的争夺主要靠高薪挖人,用户资源一部分可以来源于名师效益,还有一部分便是靠销售拉新。

教育行业销售推广多靠“人海战术”,人员参差不齐,薪资多靠提成,所以有些销售人员会为了快速做业绩伪造交易。销售数据的造假,一定伴随着频繁的退课退费行为。所以,对于教育企业来说要做的就是定期自查,而不是让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若为了短期的财务报表好看,平台主动选择了造假,那对于企业来说无疑是“饮鸩止渴”。目前K12在线教育企业竞争激烈且最重口碑,造假不仅影响用户口碑,失去投资者信心还要面临证监会和司法机构最严厉的处罚,这对教育企业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打铁还需自身硬,保证服务品质是关键

跟谁学并不是在线教育行业唯一一家被机构做空的,新东方和好未来曾经也被浑水发布过做空报告,但效果甚微。可见,做空机构也并不是一定能“押对宝”。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面对投资者、同行以及做空机构的压力时,唯一能做的要夯实自己的核心产品能力,保证输出的服务品质,赢得用户口碑。

对于做空机构针对财报显示出高增长曲线和高盈利能力同频的质疑,跟谁学曾表示,原因在于聘用了一批行业里顶尖的老师,其客单价高于同行水平,同时开创的大班模式又有规模化效应。

名师的个人号召力极为强大,名师与平台具有捆绑作用,当名师跳槽,会有流量流失风险,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平台已经开始弱化名师标签。同样,对于跟谁学来说,名师标签并不能成为未来持续增长的充分条件。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绣花要得手锦巧。教育行业最重用户口碑,口碑一部分来源于名师资源,但毕竟名师资源是有限的。除此之外,还要有可扩展性、品质稳定性的产品。在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平台近期也显示,有多起关于跟谁学虚假宣传、诱导消费者进行消费的投诉。这些投诉内容大多是依靠名师引流的营销内容与实际上课内容不符。

品质不可控将成为教育企业发展最大的阻力,所以对于跟谁学这样的K12教育企业来说,就是要多建立底层产品的设计和构建,而非过度依赖名师效应,通过教学内容标准化、教研产品化稳定输出品质,将有利于规模经济性和优质的口碑传播。

用户口碑是教育企业成长的基础,若失信于民,则根基不稳。此前高端团队动荡带来的影响与风险并未完全消除,现在又被多家做空机构“盯上”,若再失去用户口碑,对于跟谁学来说接下来势必是一场恶战。

从长远来看,K12教育行业仍然是一场没有硝烟、难辨胜负的战争,企业要加大中小生源争夺战,势必会加剧营销费用的支出。对于依赖头部讲师、高估值风险、获客成本优势不再的跟谁学来说,能做的就是要提高护城河,提高抗风险能力。

财经自媒体“蓝莓财经”,订阅号:蓝莓财经,个人微信号18500928579,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上一篇: 20份华尔街分析师研报 透露百度未来的五个关键词
下一篇: B站Q1用户大增 垂直社区难题待解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