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抖音短视频直播带货的五大误区!

2020-07-15 19:25:29 来源:互联网运营圈

作为昔日淘宝直播负责人的赵圆圆,在职期间打造出李佳琦和薇娅两个现象级主播,他的这个言论,也显示出当前直播带货的“阴暗面”,盲目追求并夸大GMV。

几个亿带货成绩,对于主播和平台来说,都是极佳的宣传通稿,从而吸引更多的广告和品牌。

然而假的真不了,这种盲目追求GMV只会透支直播带货的信用度。更是劣币驱逐良币的不正常的市场表现。对于企业来说销量是一个实力的体现,但这种虚假的销量不要也罢。

误区二:过度包装直播带货能力,鼓吹直播万能说

直播带货成为目前最火的销售方式,谁都想尝试一下。

尤其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中小企业把线上直播看成极为重要的自救方式。

然而,直播带货并非万能钥匙。中小企业往往在直播的时候状况百出,单纯复制线下销售模式或者跟风做直播,并不能解决问题。

误区三:主播高昂坑位费,销量不兜底

企业选择带货主播也是直播带货极为重要的环节,但想进入一些主播的直播间,品牌方通常需要支付主播相关的“坑位费”。

越是头部主播“坑位费”越高,据铅笔道报道,罗永浩的坑位费最高达到60万元,李佳琦23~42万元,而佣金则是15%~20%不等。

一些顶级主播的销量往往可以保证,但也有很多主播,对于产品卖不卖得出去,或卖得怎么样并不兜底。甚至会出现刷量骗取佣金的现象。

误区四:销量暴涨,但退货率不低

嘉御基金创始人、前阿里巴巴B2B总裁卫哲曾介绍,以服装为例,服装在传统门店的退货率不会超过3%,但电商的退货率高达30%。

双11的这类购物节的退货率、李佳琦、薇娅等直播带货的退货率,还要远远大于这个比例。而退货的物流费用、货损、售后等均由商家来承担。

误区五:品牌就要出低价

关于最低价、秒杀全网价的观点,我极力赞同低价并不是长久之计。

对于品牌和商家来说,产品不能仅靠低价来维持,低价只是一时的策略。但为了销量而不断走低价模式,短期能一时爽快。但长期来看,只会对产品的品牌力造成杀伤。

除了一些垂直直播平台外,目前大多直播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带货上,带货成了直播的唯一目的。但我认为,带货只是是直播的初级阶段,通过直播带来的品牌势能才是主菜。

AD:【不定期群内开公开课,分享干货。会员教练式一对一辅导,资源、人脉链接!添加微信了解:migmba】
上一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揭秘抖音招嫖涉黄产业链:团队化、在线化揽客!
0
相关推荐